组织架构基本搭建完成:银行普惠金融能否“更进一步”?

T-
T+
收藏打印
作者: 发布时间: 2017/12/16 0:22:56来源:

 近日,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在其《全球银行业展望报告(2018年年报)》中预测,“我国上市银行普惠金融相关业务发展将取得积极进展”。

  2017年,我国银行业在普惠金融领域动作频频。5月份,银监会印发《大中型商业银行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实施方案》,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交行、五家大型银行积极响应,普惠金融事业部相继成立;9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关于对普惠金融实施定向降准的通知》,进一步支持金融机构发展普惠金融业务。

  展望2018年,是银行业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的第一年,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普惠金融对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多数业内专家预测,目前,我国支持普惠金融发展的基本组织架构已搭建完成,预计2018年普惠金融业务将取得积极进展。

  普惠金融部门加速落地

  面对普惠金融“蓝海”,银行成立普惠金融部门的步伐正在加快。值得关注的是,目前监管层对于股份制银行建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并无强制性要求,但银行加码普惠金融已成趋势。

  10月上旬,兴业银行正式发布《兴业银行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实施方案》,在总行层面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11月30日,光大银行行长助理孙强在银监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称,该行日前已成立普惠金融管理委员会,普惠金融部也已获董事会审议通过;近日,民生银行行长郑万春撰文称,该行在总行层面成立普惠金融事业部整体方案已经明确,将于近期投入运营。

  业内人士认为,银行普惠金融部门的加速落地将有利于我国普惠金融体系的建立,对于提升银行金融服务覆盖率与可得性意义重大。那么,普惠金融的组织架构搭建完成之后,具体工作将如何开展?光大银行小微金融业务部副总经理张小松认为,普惠金融工作一方面要积极发挥传统银行的资金成本优势;另一方面要积极利用互联网工具。具体而言,一是积极拓展渠道;二是丰富产品;三是推进信贷工厂模式试点;四是在电商方面发挥优势;五是利用互联网大数据提升信贷风控水平;六是积极加强布局、拓展立体服务网络。

  成绩昭示未来,事实上,今年我国金融机构在普惠金融领域成绩不俗。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全国金融机构贷款(本外币口径)余额122.18万亿元,其中,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达到29.66万亿元,占全部贷款的24.27%。

  数字普惠金融或迎来大发展

  多年来,金融机构“嫌贫爱富”被广泛诟病,在传统金融条件下,成本与效率的限制使得商业银行难以兼顾自身盈利与普惠金融。如何破解这一难题?数字技术给出了答案。专家预测,数字普惠金融作为金融科技与普惠金融深度融合的产物,或将在2018年迎来大发展,通过数字化方式发展普惠金融,将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前沿科技运用于金融领域,缔造出全新的普惠金融发展模式。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认为,数字技术史无前例的迭代速度,使得应用新技术的各种服务行业(特别是金融业)实现了史无前例的普及化、规模化发展,金融机构从事普惠金融成本降低、效率提高成为可能。

  实际上,不少银行已开始涉水数字普惠金融,特别是那些经营机制灵活、以金融科技为重要驱动力的中小银行。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末,微众银行累计发放贷款超过6000亿元,管理贷款余额超过1200亿元,有效客户近3800万人,覆盖了内地31个省、市、自治区的567座城市。

  然而,我国普惠金融的发展仍面临诸多挑战。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理事长杜晓山认为,挑战主要包括六个方面:一是行业对普惠金融的理解与认识差异较大,尚未完全形成共识;二是普惠金融服务城乡结构不均,农村普惠金融仍然是最薄弱的环节;三是普惠金融法律法规体系尚不完善;四是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有待加强,普惠金融的商业可持续性也有待提高;五是监管制度仍需进一步健全与创新;六是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保护与金融教育仍然不足。

  此外,数字普惠金融在令金融服务效率得到极大提升的同时,数字鸿沟问题也随之显现,即城乡之间、年轻一代与年老一代之间在获取信息和通信新技术方面的不平等问题日益凸显。专家表示,在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趋势下,数字鸿沟问题在今后应给予特别重视。

  全面提升普惠金融能力

  近日,处于风口浪尖的现金贷行业迎来整顿。业内人士认为,《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的落地,一方面整肃了不规范的现金贷平台;另一方面,也给那些坚守普惠金融、扎根消费场景的正规普惠金融机构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目前,提供消费信贷的合规主体主要包括银行、消费金融公司以及一些互联网平台,例如,腾讯推出的微粒贷、蚂蚁旗下的借呗和花呗以及京东推出的白条。业内人士认为,监管升级反而有利于“正规军”的下一步发展,可以预见的是,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具备强大技术和资金实力的金融机构将“进军”现金贷市场。

  事实上,对于银行而言,为中低收入群体提供信贷金融服务、填补普惠金融的空白地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银行需要突破在金融场景和信贷理念方面的限制;其次,还要多向互联网机构学习,尤其是在互联网场景方面进行探索。”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借助金融科技手段提高对“长尾人群”提供信贷的风控能力更是不可或缺。

  值得关注的是,随着2018年定向降准政策的落地实施,银行从事普惠金融业务的积极性或将明显提高。那么,未来银行业该如何进一步解放思想,加大创新力度,提升普惠金融服务能力和水平呢?

  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认为,一是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建立和完善农村金融支付环境、普惠金融信用信息体系,丰富服务品种,降低服务成本;二是创新信贷文化,突破授信依赖担保、抵押的传统信贷文化,树立全新的信贷文化和理念,建立与普惠金融相适应的风险体系和流程;三是加快信息科技应用,大力发展电子银行、手机银行、直销银行等渠道,降低运营成本,增强信息透明度,拓展金融服务的宽度和深度。


相关阅读

     
  • 将破的刚兑:成因、原理与解决路径

    回头来看,一个二十年的信用周期,始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的银行技术性破产和不良资产剥离,银行轻装上阵信用涅槃新生,加上纷纷上市并引入战略投资者,一个强劲的信用周期 [详细]
  •  

广东各地分站:    广州 | 深圳 | 东莞 | 佛山 | 河源 | 惠州 | 湛江 | 阳江 | 清远 | 韶关 | 四川 | 青海 | 吉林 | 福建 | 甘肃 | 江西 | 陕西 | 海南 | 江苏 | 安徽 | 云南 | 贵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