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落地谨防“运动化”

T-
T+
收藏打印
作者: 发布时间: 2017/12/16 0:36:32来源:

 近日,社会新闻头条基本都被“北京市拆除广告牌”“亮出天际线”等字眼所占领。从最初的政策提出“还北京天际线”时的叫好,到现在细则落实和招牌拆除中的抱怨、批评,这其中映射出的是政策制定者意图与实际执行中的偏差所引发的问题。《检察日报》对这件事的评论为:“片面强调效率,忽视正当程序和相关人利益保护,‘运动式执法’有抬头之势。”

  政策的“运动化”不仅存在于城市治理的过程中,金融领域同样未能完全“幸免”。

  这些年,我国经济正处于新旧动能接续转换、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政府部门适时提出一系列新的政策,一个个新名词也不时地冲击着我们的耳朵——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普惠金融、绿色金融等。政府提出的这些“新名词”都不是近些年凭空产生的,而是因过去经济发展偏重追求速度,而被主流力量忽视的部分。政府对其重新命名的初衷在于,以政策预期引导更多的社会力量关注之前被忽视甚至“排斥”的领域,以实现经济发展速度与质量的并举。

  但等到具体执行时却变了味道。有些金融服务供给方在进行金融创新前,并没有深入了解政策或者“新名词”的真正内涵,而仅是顺应政策倾向。这种带有投机性质的匹配政策的行为,确实能够给金融供给主体带来短期利益,但如果连政策实施机构都未能深入理解内涵,并审慎制定政策贯彻细则和方法,就可能造成公众对于政策的误读,甚至整体社会信用体系的损伤,受害最深的仍是直接的金融服务对象,经济转型之路也会遭遇阻碍。

  在农村金融领域进一步展开看。近些年,农村金融领域被提及较多的“精准扶贫”“普惠金融”“绿色金融”等,都在不同程度上出现了过多的社会力量汇集于单个着力点的的现象——各大银行搭建普惠金融事业部工作快速落地,十九大召开后多家央企集中宣告“积极探索多种模式开展精准扶贫”,再到刚广州贷款公司结束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前后,各互联网巨头发声关注扶贫等。我们欣喜于有这么多社会力量愿意投入到农村的经济、金融建设,并进一步推动乡村振兴,但如果部分主体只是为了给自己扣上这些帽子,追求短期利益,而不顾政策的真正内涵,盲目将细则落地,或将对全社会造成危害。

  以“普惠金融”为例,其实在之前,一些专家、学者已有意识地提醒、预防“运动式普惠”的苗头。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就曾在2015年的“普惠金融助力实体经济转型发展”沙龙中表示,普惠金融也是金融,而且主要是针对风险承担能力较差的弱势群体,风险更大;若不顾条件,因为追求政策宽松,降低信贷标准,甚至搞运动式普惠,效果可能适得其反。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杨涛也在去年年底的“全球共享金融100人论坛 宁波峰会”上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普惠金融同样需要有边界,避免成为新的运动式发展,要把握利益、效率、安全的三角制约。

  无论“普惠金融”还是“金融扶贫”,强调的重点是包容性或“下沉”度,其本质仍是金融。因此,无论是前期尽调、定价,中期的贷款用途审核,到后期的偿付都需要严格地遵循金融的本质要求,其中任何一个环节的偏离,或是定价水平的过高、过低,都将造成不良后果。例如,前一阵引发深入探讨的“现金贷”问题。现金贷业务确实具有普惠金融的特性,但过程中部分机构的“跑偏”——不重视风险控制、以各种名义收取高额费率,最终“误伤”了整个行业,不利于整体的金融稳定。再例如,目前仍进行得如火如荼的产业扶贫。产业扶贫除了需要考量其对贫困户的帮扶程度之外,也需要考虑随其提供的额外贷款是否会加重企业资金链负担,贫困户是否有足够的信用和能力参与生产经营工作以及一旦参与产业扶贫的企业资金链出现问题,贫困户的权益保障等问题。

  因此,政策的细则制定者和后期的落实者,在追求政策匹配度和个人利益的同时,需要深入理解政策内涵,在此基础上谨慎思考、制定实施计划,严格落实,并在执行过程中严控可能发生的风险。尤其是对于农村地区,其金融服务对象本身就处于弱势地位,获取政策解读等信息的渠道相对有限,这就更需要具体政策执行机构审慎把控政策内涵和执行情况,担负起足够的社会责任。


相关阅读

     
  • 广州信用贷款汽车贷款:利息低至3厘

    汽车贷款:利息低至3厘.押车:全款车,按揭车,一押二押三押车,零首付车,.额度高,十分钟放款.房产贷款咨询:全款房抵押贷款,商铺贷款.房产信用贷.房子一押二押三 [详细]
  •  

广东各地分站:    广州 | 深圳 | 东莞 | 佛山 | 河源 | 惠州 | 湛江 | 阳江 | 清远 | 韶关 | 四川 | 青海 | 吉林 | 福建 | 甘肃 | 江西 | 陕西 | 海南 | 江苏 | 安徽 | 云南 | 贵州